您当前所在:首页 > 文章集锦 > 记者文萃
记者文萃

延迟退休引关注:“多干三五年”吸引力有多大

发布日期:2015-05-29 11:39:40 作者:苏令[]

  有人高兴,有人担忧,对待延迟退休,教师态度不同——

“多干三五年”吸引力有多大

  大学副教授林欣(化名)这几天很高兴,因为一直视事业如生命的她,不用55岁就离开工作岗位,“还能多干三五年”。

  近日,中组部、人社部下发通知,党政机关、人民团体中的正、副县处级及相应职务层次的女干部,事业单位中担任党务、行政管理工作的相当于正、副处级的女干部和具有高级职称的女性专业技术人员,年满60周岁退休。如本人申请,可以在年满55周岁时自愿退休。延迟退休问题再一次引起社会关注。

  “我周围的教师、园长们都不愿意延迟退休,说要申请55岁退休。”江苏省特级教师、南京市北京东路小学附属幼儿园园长吴邵萍说。

 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不同反应?涉及的女性教育工作者对延迟退休怎么看?对于未来可能出现的更大范围内的延迟退休,其他教育工作者怎么看?

  支持者:更有利于实现生命价值

  “工作是我生命的动力。”林欣说,“在工作中,我体验到了生命的意义与价值。”

  林欣说,高知、科研精英培养周期长,60岁左右也许正是职业生涯青春期,而此时让其赋闲在家,是个重大损失,“这个年龄拥有丰富的人生经验与学术积累,而在生命能量鼎盛期终止职业生涯,无疑是生命资源的严重浪费,也是对生命价值的漠视与践踏”。

  “我出生长大的那个小山村,重男轻女,我从小的愿望就是和男性有同样的工作机会,所以一旦拥有了这样的机会,就会加倍珍惜。”天津市教科院基础教育研究所所长、研究员陈雨亭说,自己从来没有根据体制规定的年龄来规划自己的专业生活。

  “对研究人员来说,工作无非就是读书、写作、交流,无论是否有正式的岗位,都可以一样投入。”陈雨亭说。

  吉林师范大学教科院副院长、副教授姜淑梅说,延迟退休她很乐意,因为这样可以更好地发挥余热,实现自我价值,“而且,多与同事相处,可以防止老年孤独、提升幸福感,还可以提高收入”。

  忧虑者:年龄大了工作可能力不从心

  中国教育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对于延迟退休问题,身处基础教育工作一线的教师大多持反对态度。

  “幼儿园工作有其特殊性,对教师身体素质要求很高,我周围的教师、园长们都不愿意延迟退休。”吴邵萍说,幼儿园工作既是脑力劳动,又是体力工作,年龄大了,身体会有些吃不消。

  1987年中师毕业的江苏省无锡市滨湖区教育发展研究中心祝晓燕,经过多年的勤奋学习和努力工作,分别在2005年、2014年获得高级教师职称和“江苏省特级教师”荣誉称号。她告诉记者,一般来说,女性50岁左右进入更年期,到60岁身体机能、健康状况明显下降,如果延迟到60岁退休,在工作上可能就会力不从心。

  祝晓燕说,女性到了55岁,子女一般都已结婚,需要老人特别是母亲帮助共同养育下一代。如果老人还在工作,不能分担子女的压力,会影响家庭稳定,间接造成社会的不稳定。

  对于未来可能出现的更大范围内的延迟退休,已评上特级教师18年的成都双流中学教师黎国胜表示,自己今年刚满50岁,现在不愿意延迟退休,因为高中教师太累了,“如果以后教育生态环境变好了,身体健康又允许,也许想法会改变”。

  专家:至少在经济上不吃亏

  “这主要是‘性价比’的问题。”对于延迟退休褒贬不一的现象,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认为,相比较而言,拥有高级职称和一定职务的教育工作者,在付出相对较少的情况下就可以获得现有收入,而一线教师特别是中学教师则要承受更大的压力、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能获得现有收入,“性价比”不一样。

  “对于延迟退休,要与养老保险制度改革结合起来看。根据新的养老保险制度,教师如果晚几年退休,退休后的养老金会多出不少。”中国人民大学中国社会保障研究中心副主任、中国社会保障学会秘书长杨立雄说。

  “养老保险改革后,教师的退休金由社保基金发放,而不是由财政负担。教师的养老金替代率在50%左右,退休后能拿到退休前平均工资的一半。”杨立雄解释说,“从国际比较来看,只有延长退休年龄,才能提高养老金替代率。”

  “如果教师延迟退休,在经济上肯定不吃亏,因为在延迟退休期间领取的是正常工作时的工资,它比养老金要高出一倍左右。”杨立雄说,“根据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规定,个人退休金由基础养老金和个人账户养老金两部分组成。缴费满15年后,缴费每增加一年,基础养老金待遇则增加1%。延迟退休年龄,增加了缴费年限,个人账户的积累额也相应增加。个人账户养老金的计算是用个人账户积累额除以计发月数,延迟退休年龄,个人账户的计发月数会相应降低。分子变大了,分母变小了,延迟后所领取的基本养老金自然就多了。”

  “退休年龄应该是多元的,要根据各自的工作特点和对身体素质的要求来定,不能搞‘一刀切’。事实上,这次政策调整也预留了比较灵活自主的空间。”吴邵萍说。

  《中国教育报》2015年4月9日第1版

联系我们
Copyright © 2002-2014 CEPA. All Rights Reserved. 中国教育报刊社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71141号-3